欢迎光临沙河新闻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1副本.jpg
您的位置:沙河新闻网 > 教育

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谈医疗改革:要加上医德教育

2019/8/13 0:51:19     来源:沙河日报

  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谈医疗改革

  钟南山:医改要加上医德教育

  老百姓关心的话题——医疗改革,到底怎样才能更给力?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深化医疗、医保、医药联动改革。

  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全部取消药品加成,协调推进医疗价格、人事薪酬、药品流通、医保支付方式等改革。

  曾对医改说“不满意”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钟南山昨日接受北京青年报专访。

  他表示,今年一个重点的变化是强调医改进程中公立医院的主动参与。医疗市场化的状况不改变,医生与创收就切不断联系。

  医疗改革应直指作为供给方的医院

  钟南山在两会经常被贴上“敢讲”的标签。在去年全国两会上,钟南山直言自己对进行了七年的医改并不满意。今年,尽管他仍然有关于医改的内容要提出建议,但是他认为,今年发生了一些直指医改要害的变化。

  “全面启动多种形式的医疗联合体建设试点,三级公立医院要全部参与并发挥引领作用。”钟南山着重强调了政府工作报告中这句话里的“公立”二字。

  “报告强调了三级医院应该是公立的,这一条以前很少提。”钟南山说,“其次,这句话强调了,在医改中,广大医务人员应该是主力军,他们要全程参与以及起到引领作用。”

  落实这一点,钟南山认为这是医改的“要害”。

  在钟南山看来,导致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的根本原因,就是公立医院的定位问题没有解决。

  “以前都是讲需求,现在就发现医改搞了这么多年,看病问题没有解决。”过去大部分的医疗改革在老百姓看病开支、建立健全医保制度等方面有显著的改善,但这都是针对需求方的,而对作为供给方的医院本身的改革投入并没有注重。

  为什么医院要解决市场化的问题?钟南山告诉北青报记者,公立医院如果不姓公,“再多的医保,都会被它吸过去,因为它没有来源。”他继续说道,“为什么现在过度医疗这么多?有些过度医疗的情况,我看了以后都寒心,但有些情况是,过度医疗你不做的话,医院怎么活?”

  中央在“健康中国2030”规划中提出,要坚持正确的卫生与健康工作方针,以基层为重点,以改革创新为动力,预防为主,中西医并重,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人民共建共享。钟南山认为,没有公立医院姓公,这些全部难以实现。

  钟南山表示,中央领导下团组的时候,他还要提到这个问题,“这次涉及到供给方了,但很多东西还要跟上。”

  “方向对了,但是路不一定好走。”钟南山提醒。

  以公益性为导向建立绩效考核机制

  长期身处医护一线的钟南山告诉北青报记者,实际上现在在基层医院,没有多少真正主动参与医改的。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中办、国办日前转发过一份《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关于进一步推广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经验的若干意见》,其中提到,推进薪酬制度改革,建立以公益性为导向的绩效考核机制,薪酬在保持现有水平的基础上实现适度增长。

  钟南山对此表示,这一意见指出了要进行薪酬调整,但前提还是这个框框:在扣除成本完成任务的情况下,允许医院提高医务人员的薪酬水平。这也就意味着还是要靠医院自己的创收为主。

  钟南山非常赞成政府工作报告中全部取消药品加成、分级诊疗试点和家庭签约服务扩大到85%以上地市等公立医院综合改革。他指出,目前药价虚高,购销中间存在很多环节。但对于这一系列改革,他仍强调:“公立医院姓公是最重要的。”

  医药分家,医生的收入减少;不允许过度医疗,又减少一些。钟南山说,“加之医疗价格成本也不增加,其他又跟不上。”

  “改革就得改革方得到实惠。医改现在的状态是医生得不到实惠,他的积极性怎么来?”钟南山反问道。

  “不解决医院的市场化问题,这个医院永远不会认认真真发自内心地支持医改,没有改革的动力。”

  他举例称,“我们做了很多研究和创新,现在胸科的手术,两天就出院了,省了63%的钱。但是,医院的收入减少了,我们的收入也减少了,谁给我们?我们的动力从哪来?”

  平时,跟钟南山抱怨的医生非常多。“这个群体对现在的医改是比较消极的,看不到方向。”钟南山表示,“只有把医生跟医院的创收割离,医生的收入是阳光的,这个收入应该是主要从政府来的,而不是从病人的腰包掏过来的,这样才能真正改革,才能得到基层和医护一线发自内心的叫好。”

  钟南山说,“也只有这样,医生才能够专注自己的领域,才能有动力搞创新。否则创新得越好,时间花得多不说,我们还越没有收入。”

  要下功夫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

  医患矛盾的发生让医生这个群体在中国社会有时并不受到尊重。

  钟南山说,的确,一方面是市场逐利的现象在医生群体中也存在,这就导致了医疗人文精神的缺乏。现在的体制是市场化运作,医院自己养活自己,医疗也是逐利的温床。

  “我一直强调,医改要加上一条就是医德教育。”钟南山说,这也是这一职业的特殊性所在。

  除此之外,社会对这一问题的认识不够全面也可能加剧医患矛盾。例如,“媒体会报道医生拿回扣。”钟南山说,“报道这个事情是对的,但有时候报道的结论是错的,医生怎么能是药价虚高的始作俑者呢?完全是反过来的。医生定不了价。”

  这些天,中央领导又提到全社会要尊重知识分子。钟南山认为,医生是知识分子中很特殊的群体,除了需要有完备的专业知识,还要有很强的维护生命的责任感。

  “既然现在谈到尊重知识分子,首先从政府、从社会就得尊重知识分子。”

  让钟南山印象深刻的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提了四个字,一个是“保护”医务人员的积极性,还有一个是“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钟南山认为,现在是在调动上下了功夫,不然没有哪个医院真正主动关心医改。

  文/本报记者 岳菲菲
相关阅读:
烟台私家调查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新闻刊载许可:国新办发函[2003]01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宁)字第056号
主管单位:沙河市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沙河日报社 
Copyright © 2003-2014 沙河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